中科大瀚海星云BBS论坛

中国科大,中科大bbs,瀚海星云,瀚海星云bbs,中科大瀚海星云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inhui_Hu (飞天狐狸),原信区: ustcbbs
标  题: 化蝶(转自love版)
发信站: 中国科大BBS站 (Mon, 06 Dec 1999 13:18:26),站内信件

(大合唱):梁山伯、祝英台楼台相会诉离怀,诉离怀。一个是满心欢喜情难禁,
一个是满腹心事口难开,口难开。


梁:四九,下去。

四九:是。

祝:银心,给梁相公冲茶。

银心:是。
梁:小姐。

祝:梁兄。

梁:小弟与令兄有八拜之交,今日特来拜访,请问令兄何在啊!

祝:梁兄,你仔细地看看。

梁:你……

祝:我就是英台。三年前我想出外求学,故而改扮男装,不期与梁兄相遇,三载同
窗多蒙照顾,英台感激不尽。

梁:贤弟,哦,念书的时候,咱们是兄弟相称,如今你这样的打扮,我该称你贤弟
呢,还是……

祝:读书时节我是女扮男装,理该兄弟相称,如今不妨改称兄妹。

梁:如此,贤妹。

祝:梁兄,梁兄请坐。

梁:有坐,贤妹请坐。

银心:梁相公请用茶。

祝:梁兄,你我长亭分手,别来可好。

梁:好,贤妹家居想必安适。

祝:托梁兄之福,也还好。梁兄此来是路过,还是特地光临。

梁:愚兄特地到此,一来与仁伯大人问安,二来想看看你家九妹。
祝:九妹?

梁:贤妹啊!

(梁):那一日钱塘道上送君归,柳荫之下做大媒,九妹的婚姻你亲口许,求亲我
特为上门来。

(祝):梁兄啊!你道九妹是哪一个,就是小妹祝英台。

梁:噢,就是你呀!

(梁):梁山伯与祝英台,天公有意巧安排,美满姻缘偿夙愿,今生今世不分开。


(祝):无奈是爹爹已将我终身……

(大合唱):啊……她终身二字方离口,含悲忍泪进绣闱。既是有心悔旧约,

(梁):临行又何必自为媒!

梁:银心,我问你--

(梁):到底她终身许配了谁?

(银心):就是那花花公子马文才!

(梁):你与我海誓山盟情义在,我心中只有你祝英台,你爹爹作主许马家,你就
该快把亲事退。

祝:我也曾千方百计把亲退,拒绝马家聘和媒,无奈是爹爹绝了父女情,他不肯把
马家亲事退。

梁:啊!不肯退亲。
(梁):你爹不肯把亲退,我家花轿先来抬,杭城请来老师母,祝家厅上坐起来,
你我有媒也有聘,白玉环与蝴蝶坠,为何不能夫妻配。

(祝):白玉环蝴蝶坠,蝴蝶本应成双对,岂知你我自作主,无人当它是聘媒!

(梁):纵然是无人当它是聘媒,我也要与你生死两相随。

(祝):梁兄句句痴心话,英台点点泪双垂,梁兄啊!梁门唯有你单丁子,白发娘
亲指望谁?只怪我,英台无福份,梁兄你还是另婚配。

(梁):那怕是九天仙女我都不爱。

梁:愚兄先辞了。

(祝):梁兄……梁兄特地到寒舍,小妹无言可慰,亲斟薄酒敬梁兄。


(梁):想不到我特地来叨扰酒一杯!

(祝):梁兄啊,草桥相遇便相亲,同学三载更有情,留下玉环为信物,相烦师母
说婚姻,临行送我钱塘路,几度忘羞露本心,我与你水面成双留俪影,我与你堂前
作对拜观音,岂知好事成虚话,棒打鸳鸯两离分,爹爹许了马家婚,心已碎,意难
伸;尚有何言对故人?尚有何言对故?

(梁):我只道两心相照成佳偶,又谁知并蒂莲被狂风吹!我满怀悲愤向谁诉?我
满眶热泪流与谁?一场好梦匆匆醒,万丈情丝寸寸灰,从今不到钱塘路,怕见鸳鸯
作对飞。

(祝):梁兄!梁兄!这都是我把梁兄累!

祝:梁兄!不是英台无情无义,只是父命难违,梁兄啊!

(祝):我为你泪盈盈,终宵痛苦到天明!


(梁):我为你汗淋淋,匆匆赶路未曾停。

(祝):我为你气难平,几次伤了父女情。

(梁):我为你碎了心,那有良药医心病。

(祝):信难守,物难凭,枉费当时一片心。

(梁):心如火,手如冰,玉环原物面还君。

(梁):吞声忍泪别卿去。

(祝):你抱病含愁怎能行!

(梁):不能行,也得行,我死在你家总不成!

(祝):梁兄切莫太伤神,珍重年轻有用身,放下婚姻谈友爱,何时你再上我家门


(梁):将来有命终相见,无命今生不相逄,只有向草桥镇上认新坟。

(祝):认新坟,认新坟,碑上留名刻两人,梁山伯与祝英台,生不成双死不分。

--
※ 来源: 中国科大BBS站 [bbs.ustc.edu.cn]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1/01/20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The past is our definition. We may strive, with good reason, to escape it or what is bad in it, but we will escape it only by adding things better to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