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大瀚海星云BBS论坛

中国科大,中科大bbs,瀚海星云,瀚海星云bbs,中科大瀚海星云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rystal_Y (小衲:无欲则刚),原信区: ustcbbs
标  题: 《因父之名》种种
发信站: 中国科大BBS站 (Thu, 12 Oct 2000 18:46:48),站内信件


    喧闹的城市之夜,街头,两对恋人走进一家酒吧或是餐厅或是俱乐部,从影片开始就
进行的音乐,只允许众人的寒暄进入听觉。1975年10月5日,Guildford,England,爆炸声
随着急剧加强的音乐让人惊悸不已,画外低沉的男声,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In the name of the son......
    犯人与律师用录音带进行着联系,讲述70年代贝尔法斯特的情形。高度紧张的英军
士兵只能认为任何在房屋上拿着长枪的人必定是让他们吃了大苦头的狙击手,而音乐声中
的爱尔兰百姓似乎全民皆兵,断了一条腿的人拄着拐杖在飞奔,防暴警察,催泪弹,砖头
与殴打,一片混乱。谢利和他朋友的行径,倒也是爱尔兰共和军也无法忍受的,如果不是
老爸的面子,虽然不会真的在腿上留下一个洞,也肯定要来些教训。儿子和父亲的离别,
似乎总是那么无所谓,即使儿子在父亲的背后喊了一声“再见,爸爸”
    伦敦是个大城市,嬉皮士也是当时的流行,“People live here”就是他们住房的
招牌。爱、毒品,还有素食主义,以及名字也要变。生活无忧无虑,欢快的音乐和明媚
的阳光,即使是旁边那个冷眼旁观的人也无法否定这些,只除了远处发生的爆炸,加上
前面一段摸不着头脑的“我们可以开始进行了”预示着一些凶兆。
    一边军队在向贝尔法斯特推进,一边共和军则准备“今晚八时,不发警告”。片头
的画面重复,两对恋人走进死亡的怀抱。而此时,谢利却也没干什么正事,闯进高级妓
女的家搜罗一番,而后就是标准的衣锦还乡。只是,当初看他们很不顺眼的一个人似乎
还是很不满,对一个爱尔兰的警探,说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语。于是深夜的突袭,破坏
了一家人团圆的好梦,谢利被捕,父亲只来得及给他一件外套。
    外面一位漂亮的女警员和别人在唱着happy birthday,里面却在进行“不会留下淤
痕”的疲倦审讯。父亲走进谢利舅母的家,没想到留下祸根。交叉的审讯,“他说是你
干的,他已经说了”,朋友已经招架不住,让说什么就说什么,谢利仿佛还顽固不化,
警察们面临的压力已经太大,已经不管有没有所谓的证据,只要现在的嫌疑犯招供便万
事大吉。于是施出杀手锏,而这一招,也只有身为同乡的人才能使用。他太无耻了,太
无耻了!而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似乎全世界的警察都知道这种技巧,心灵上的折磨,
恐吓威胁,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了。
   于是,光着身子接受冲洗,接受莫名其妙的除虫剂(似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里也是如此),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看见自己的父亲也受到如此的待遇......于是谢
利失去了控制,说出了仿佛一个需要弗洛伊德解析的往事,并且请求“像个真正的父亲
那样打我!”,唉!连小女儿都无心上学,一心只盼着爸爸回家......
    硝化甘油的检测虽然不够有力,但是,只要专家说话,再加上法庭前面汹涌的人群,
还会不够有力么?现在这些高喊“杀死他们”的人群,和15年后参加要求释放四君子游
行的人群,有什么不同吗?
    只来得及听见证人所发誓言中有“truth,whole truth,nothing but truth”,这真
是一道绝不可缺少而又绝没有任何作用的手续。
    不,我不想转述这法庭上的一段,从控诉人,到探长专家,到威严的my lord,我都
不想说任何一句话,纵然他们的语言语气都那么优雅庄严,纵然法庭上说粗话要道歉,
但是,呸!
   “一定要相信十名警官的话,一定不要相信一个打劫妓女的嫌疑犯!”,这就是全部。
   “Guilty as Charged”,这就是结果。
    快派用场吧,那预先准备好的医疗箱!不要听那法官所说的任何话,听那沉闷的钟
声,哀乐,愈发紧凑的音乐,和女孩的痛哭......

    凶险的监狱,还好父子在一间狱室,黑人朋友邀请谢利,接受地理知识的熏陶,苦中
作乐,也只是暂时的麻醉。父亲坚持着祈祷,顽强地信仰着自己的信仰。父亲并不希望儿
子因为他而活着,父亲希望儿子能照顾自己,只是家里来的消息让人担心,小女儿失去了
父亲的教导。
    共和军成员冷笑道“你们抓了无辜者”,进了监狱,很酷的样子,刚来就引起了战
斗,他是战斗的老手,游击队员,或者说真正的恐怖分子。他毕竟感到有些内疚,要用共
和军的力量来照顾这两位父子,当然了,横的怕不要命的,地头蛇也只能低头,来了一场
囚犯的大联合。狱方以暴制暴,只是牵连了无辜的父亲。女律师正式登场......
    政府方面,知道了真凶,来了一句“nothing”,仿佛顺理成章。

    多病的父亲只能在房间里看着外面洁白的世界,这一段的音乐特别柔和。父亲实在是
善良,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包括狱长。父亲能看见别人的优点,而共和军成员却始终认
为到处都是敌人,残酷的手段令人心寒,把狱长烧成终身残废,在地板上抽搐喘息。谢利
看到了什么叫做“杀意”,可笑在多少武侠小说里大侠们总能适时地放出这种让人毛骨悚
然的气体。

    柔和的旋律再次响起,父亲与儿子和解了,朋友们也帮着偷梁换柱,解释了录音带
的来历。父子从未如此和谐,回忆起儿子小时候的荒唐举动,然而此时父亲的身体已经
不堪重负,仿佛因为他的心要飞出这个监狱,回到妻子身边,回到那牵着儿子小手的岁月
    快派用场吧,那预先准备好的医疗箱!不要听那法官所说的任何话,听那沉闷的钟
声,哀乐,愈发紧凑的音乐,和女孩的痛哭......

    凶险的监狱,还好父子在一间狱室,黑人朋友邀请谢利,接受地理知识的熏陶,苦中
作乐,也只是暂时的麻醉。父亲坚持着祈祷,顽强地信仰着自己的信仰。父亲并不希望儿
子因为他而活着,父亲希望儿子能照顾自己,只是家里来的消息让人担心,小女儿失去了
父亲的教导。
    共和军成员冷笑道“你们抓了无辜者”,进了监狱,很酷的样子,刚来就引起了战
斗,他是战斗的老手,游击队员,或者说真正的恐怖分子。他毕竟感到有些内疚,要用共
和军的力量来照顾这两位父子,当然了,横的怕不要命的,地头蛇也只能低头,来了一场
囚犯的大联合。狱方以暴制暴,只是牵连了无辜的父亲。女律师正式登场......
    政府方面,知道了真凶,来了一句“nothing”,仿佛顺理成章。

    多病的父亲只能在房间里看着外面洁白的世界,这一段的音乐特别柔和。父亲实在是
善良,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包括狱长。父亲能看见别人的优点,而共和军成员却始终认
为到处都是敌人,残酷的手段令人心寒,把狱长烧成终身残废,在地板上抽搐喘息。谢利
看到了什么叫做“杀意”,可笑在多少武侠小说里大侠们总能适时地放出这种让人毛骨悚
然的气体。

    柔和的旋律再次响起,父亲与儿子和解了,朋友们也帮着偷梁换柱,解释了录音带
的来历。父子从未如此和谐,回忆起儿子小时候的荒唐举动,然而此时父亲的身体已经
不堪重负,仿佛因为他的心要飞出这个监狱,回到妻子身边,回到那牵着儿子小手的岁月

    无法呼吸的父亲,呆坐着的儿子,神父传来的噩耗,一切仿佛预料之中却又无法接
受,父亲的鼾声是让儿子放心的标志,而现在这个标志没有了。钢琴缓缓点起了火焰,
从所有的窗口飘落,可惜我无法识别所有的乐器正如我无法数清所有的火焰,只听到
Sinead的一句“O,you lost, you lost......”

    谢利锻炼身体发誓要斗争到底,律师加紧了工作,而政府派了一位查档案的助手,
并且把谢利送到了苏格兰,他在那里受到英雄般的欢迎,他拿起一本刑事法律概要。谢利
感觉到父亲仿佛无处不在,他变得成熟多了,但一想到父亲母亲和其他亲人的遭遇,仍然
无法控制自己。
   是命运的安排,还是长期不懈努力的必然结果,反正那位警方的助手生了病。

   这回的法庭,从一开始就是混乱激动震惊,那张照片是谁啊?老流浪汉,原来如此。
律师把当时的法官也骂了一通,让人解气!而这回的法官,仿佛一个正义的代言人,证
据找到了,同时又有新的证据指控当时的权利机构。“别将我作为整个英国法制的代罪
羔羊!”的哀求,是啊,一向把别人这样对待的人现在感到了巨大的恐慌。法官一声又
一声“Dismissed”,从第一声起,Sinead O'Conor的You Make Me the Thief of Your
Heart就开始闪耀,我相信她能抓住了每个人的灵魂......


--
※ 来源: 中国科大BBS站 [bbs.ustc.edu.cn]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1/01/20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什么都在涨价,就是人越来越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