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大瀚海星云BBS论坛

中国科大,中科大bbs,瀚海星云,瀚海星云bbs,中科大瀚海星云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s_Song (落水乌鸦),原信区: ustcbbs
标  题: 两日一贴:京剧的故事(3)
发信站: 中国科大BBS站 (Sat, 04 Mar 2000 18:22:26),站内信件

  京剧是一种市民艺术。京剧的故事往往充满了封建时代普通老百姓的
思想感情和他们的人情味。许多小说演义中的故事经过京剧在舞台上重新
创造以后,这种倾向就会变得更加明显。大家熟悉的杨家将故事,从小说
到京剧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宋代杨家将征辽的故事,宋元时代就已经在民间流传,被编成杂剧。
到了明代,出现了比较完整的长篇小说。小说杨家将的主题,现在通常说
它是宣传"爱国主义"。其实更确切一点说,就是"忠勇"二字。

  这部小说有的版本全名就叫《杨家府世代忠勇演义》。清代的封建统
治者很看重这个主题。嘉庆皇帝亲自主持,由宫廷文人集体创作,对这一
主题大加发挥,编出了一部240出昆曲连续剧在皇宫里演出。取名叫《
昭代箫韶》,意思是:"升平时代的雅乐",后来昆曲衰败,京剧流行起来。
当时清朝掌权的慈禧太后,又让大批宫廷文人把《昭代箫韶》改成京剧本,
一边改一边排,足足改了两年,改成了147出,据作者们自己表述,编演这
部戏的目的是为了"喝破愚蒙"、"感发忠孝"。很明显,教化忠节是数百年
来杨家将故事的一个传统主题。直到今天,仍然有许多人对这个主题怀有
兴趣。

  但是,京剧里杨家将故事却与这种传统不大一样。特别是多年来未经过
广大观众不断选择淘汰,经过几代京剧艺术家千锤百炼后,成为经典性作品
的杨家将戏更是与杨家将故事的传统主题大异其趣。今天舞台上流行的杨家
将戏很少是真正描写宋辽两个封建政权之间的战争故事。绝大多数都是借这
场战争作背景,描写战争中人的悲欢离合。可以说,京剧杨家将戏主要有两
大内容:一是杨家将在战争中的浪漫爱情。如,写杨继业与佘赛花的《佘塘
关》;写杨延昭与柴郡主的《状元媒》;写杨宗保与穆桂英的《穆天王·穆
柯寨·辕门斩子》。另一个内容就是大量的描写杨家将在战争中骨肉离散的
感伤故事。如,《托兆碰碑》《五台会兄》《洪羊洞》《太君辞朝》《四郎
探母》。这些戏几乎都是抒情歌剧,京剧行话叫"唱功戏"。特别是像《托兆
碰碑》(又名《李陵碑》)这出戏,写的是杨继业之死。在传统故事里是杨
家将"尽忠报国"的核心情节。可是在京剧里,这出戏的核心却是描绘和抒发
骨肉离散的悲痛与绝望。

  杨继业是陷入军事和精神的双重绝望之中,才碰死在"李陵碑"下的。他
在战斗中遭到上司潘洪的陷害,被辽兵困在两狼山,"内无粮草,外无救兵"
使这位大将在军事上陷入了绝境;而他在饥寒交迫中梦见前去找救兵的儿子
浑身是血前来托梦,则造成了他精神上的崩溃。这出戏的主要内容就是运用
了优美动人的唱腔音乐集中抒发了杨继业的这种绝望和痛苦。

  再譬如《四郎探母》这出戏。杨继业的四子杨延辉在战斗中被俘,改名
换姓后当了辽公主的驸马。这个情节与小说是一样的。但是以后的故事,小
说与戏却不大一样。在小说中杨四郎几乎就成了宋军的间谍。最后与宋军里
应外合打败了辽军,显然杨四郎仍是一个尽忠报国的形象。但在京戏《四郎
探母》里的杨四郎却是另一种形象。这出戏是在宋、辽两军摆开决战架势的
情形下开幕的。不过,整出戏没有一场是描写双方交战的。杨四郎从辽营偷
进宋营探望母亲。又从宋营告别亲人回到异族妻子的身边,唱来唱去唱的是
战争给这两个畸形家庭带来的离散之痛。必须指出的是,在京剧里,正面描
写杨家将战场厮杀的戏不是没有。从皇宫里搬出来的《昭代箫韶》就不说了,
其它像《铁旗阵》《孤注功》《翠黛山》等,都曾经由著名演员演出过,可
是没有一出能够流传下来。而《四郎探母》这出写离散之痛,骨肉之情的戏,
则是久演不衰,流传至今。如果要寻找原因的话,最主要的原因除了艺术形
式上的成功之外,恐怕就是这些戏鲜明而强烈地表达了普通民众对于残酷战
争的厌恶情绪,对于和平安定生活的渴望。京剧之所以能成为广泛流行的艺
术,也正是由于它的故事里充满了世俗的人情味。

--
※ 来源: 中国科大BBS站 [bbs.ustc.edu.cn]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1/01/20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流逝的时光就像淙淙的小河里奔腾的水,你再也无法感受同一捧水,无论你有多么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