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大瀚海星云BBS论坛

中国科大,中科大bbs,瀚海星云,瀚海星云bbs,中科大瀚海星云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Hai_Xu (黑桃A),原信区: ustcbbs
标  题: [相声]姜昆、李文华:《霸王别姬》
发信站: 中国科大BBS站 (Sat, 18 Dec 1999 07:03:05),站内信件

霸王别姬

甲:您喜欢看传统京剧吗?

乙:京剧是古老的民间戏曲,有鲜明的民族艺术特点,唱、念、做、打都
很讲究,传统京剧表演了许多优秀的历史故事,很有教育意义呀。

甲:对,对,最近我就看懂了一场,的确很受教育。

乙:哪出戏?

甲:《霸王别姬》。

乙:这戏好哇,讲的是楚霸王独裁专断,一意孤行,结果中了韩信的十面
埋伏之计,与心爱的妃子虞姬生死诀别,自刎乌江。

甲:唉,就是这么回事。您说项羽那个人多不讲理。

乙:霸王嘛。

甲:范增的话他就是不听。

乙:就认为自己正确。

甲:结果他没脸见江东父老了。

乙:落个身败名裂。

甲:其实,这人还真有本事。

乙:力能拔山嘛。

甲:手底下人也不少。

乙:帐下八千子弟。

甲:也打过胜仗。

乙:曾经战无不胜。

甲:本身又是党支部书记。

乙:领导干部吗……嗯?支部书记?

甲:就是平常习差点儿。

乙:你等等吧。楚霸王入党啦?

甲:……是……噢,我说的是“武霸王”。

乙:哪来的“武霸王”?

甲:武霸王都不知道?我们单位的党支部书记,姓武,平常又王道又霸
道,大伙儿都叫他“武霸王”,长得和您一样嘛。

乙:没这么比的,怎么说着项羽又扯起你们书记来了?

甲:我看他们俩差不多。

乙:项羽独裁专断。

甲:他专断独裁。

乙:项羽喜顺恶逆。

甲:他恶逆喜顺。

乙:项羽听不得不同意见。

甲:他不同意见听不得。

乙:项羽落个霸王别姬。

甲:他落个……支书别妻。

乙:别妻?

甲:啊,他老婆差点儿跟他打离婚。

乙:好嘛。这人平素表现怎么样?

甲: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干,就会瞎指挥,一个说了算,满口大道
理,不许提意见,你要敢触犯,小鞋一大串,明明你穿四十号,愣让
你穿三十四号半。

乙:给小鞋穿?

甲:然后使劲勒勒鞋带儿。

乙:嚯!

甲:再冲你脚指头那儿踩一下。

乙:喝,真够厉害的!

甲:他平常有句口头禅。

乙:怎么说?

甲:“先民主,后集中。”

乙:对呀,要“群言堂”,不要“一言堂”,应该把群众中的正确意见集
中起来,是民主基础上再集中嘛。

甲:什么呀?他是“你民主你的,我集中我的。”

乙:噢,他给歪曲了。

甲:象上回我们单位分房吧,领导上照顾困难户,拨了几套房子来。他听
见信儿三步并两步跑来了:“我听说要分房子啦?”

乙:哟,这眼珠就瞪上了?

甲:“你们打算怎么分呀?”

乙:“这不正和群众商量着哪能。”

甲:“好!我的意见,先民主,后集中,大家商量完了,支部要讨论,我
来集中。房子一定要分给真正的困难户。”

乙:“我们也是这意思。”

甲:“比如象我这样的。”

乙:“对……你们家四口人,五间房,还困难?”

甲:“眼光放远一点嘛,我们现在是四口人,儿子一结婚就五口了。”

乙:噢,他这么算。

甲:“一生孩子就八口了。”

乙:刚结婚就生孩子?

甲:“早产。”

乙:早产也是六口,怎么八口呢?

甲:“也许一下子生三个哪!”

乙:嘿,他怎么琢磨的。

甲:“形势发展很快嘛!”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我的要求不高嘛,无非是房子再多一点,走廊再宽一点,条件再好
一点。”

乙:房钱再少一点。

甲:“那就更好了。”

乙:去吧!哪有那么好的事?

甲:“我听说你们还搞到东西了?”

乙:“分来几台电视。”

甲:“噢,来电视机啦?”

乙:哟,眼珠又瞪上了。

甲:“分配要先民主,后集中。如果真正物美价廉的话,我们家先来一台。”

乙:“……这儿还有出口转内销的窗帘。”

甲:“我们家来一个。”

乙:“还有内部书籍。”

甲:“我们家来一套。”

乙:“还有两台锅炉。”

甲:“我们家来一座。”

乙:锅炉也要?

甲:“……这个大家就分了吧。”

乙:这是分的吗?

甲:“我们就是要为群众着想嘛!”

乙:对了,到锅炉这儿他想起大伙来了。

甲:后来我们一分析,这种分法也符合他那个原则。

乙:先民主,后集中?

甲:好东西来了以后,先在我们这儿“民主”一会儿,然后在他们家集中。

乙:嘿,这么个民主、集中,这人可够霸道的。

甲:“怎么啦,你讲什么?”

乙:讲你这人霸道。

甲:“你搞什么搞?谁霸道了?我怎么霸道了?”

乙:你这样还不霸道哪?

甲:“你搞清楚,队伍要有头头,国家有元首,单位有领导,家庭有……
户主!”

乙:户主也算?

甲:“不能搞绝对平均主义,那是‘四人帮’搞的那一套,动不动提意见,
搞什么搞?头上长角,身上长刺,我要给你掰下来。”

乙:动什么手?你就是“四人帮”的作风。

甲:“你搞什么搞?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和‘四人帮’没有任何瓜葛,调到
哪里我也当书记。怎么着?这里不当,我到那里去当,怎么着?我就是铁饭
碗怎么着?我……怎么着?”

乙:可真有点儿盛气凌人。

甲:“谁‘拧’人啦?我拧你哪哪儿啦?”

乙:嗨,文不对题!

甲:“你生气?活该!气死你。”

乙:嗯,可真够气人的。

甲:这么个霸道作风,群众能说什么?

乙:只有干生气。

甲:最可气的是他什么都往党的领导上挂。

乙:胡乱联系?

甲:啊!拿上星期六那件小事来说吧:我们单位食堂跟加工厂联系了点猪头
肉,挺便宜的,三毛钱一大盘,群众分分。他一听信儿,三步并两步跑到厨房
来了:“我听说来猪头肉啦?”

乙:眼珠又瞪上了。

甲:“很不错嘛,太好了。”“叭”!

乙:怎么回事?

甲:扔嘴里一块猪头肉。

乙:好嘛,下手了。

甲:“来,给我装上几盘嘛。”

乙:等等吧。“先民主,后集中”,先卖大伙儿,你上后边儿排队去。

甲:“什么?我要排队?你搞什么搞?排队耽误时间,你要负责任。”
(扬手)

乙:怎么还打人?

甲:“我挠挠脑袋。”

乙:哪儿那么多毛病!

甲:我一看赶紧过去劝:“别,别,武书记,要几盘我给你包。大伙儿都在
外边等着哪。”(对乙)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儿犯不上跟他吵吵。

乙:让他挑两盘吧。

甲:“这种态度还差不多。”

乙:这就乐了。

甲:“我来挑,我……这盘我不要。”

乙:怎么了?

甲:“这里面有猪耳朵。”

乙:猪头肉能没有耳朵?

甲:“猪耳朵我不喜欢吃。”

乙:这里有口条。

甲:“不喜欢吃。”

乙:这里有脑子。

甲:“不喜欢吃。”

乙:你喜欢吃什么?

甲:“我喜欢吃猪的胸脯。”

乙:猪头肉里找胸脯?那是排骨。

甲:“要排骨。”

乙:出去!这成什么样子!?

甲:我在旁边实在看不下去了:“武书记你太不象话了,挑挑拣拣干什么
哪?大家伙为实现四化,没白天带黑夜地忙,食堂你也不抓,下班晚点儿,
连顿热乎饭都吃不上。我们自己联系点儿副食,你也过来插一腿,你也太
可以了。”

乙:太不象话了。就该不卖给你。

甲:“什么?不卖给我?好,我宣布:猪头肉不许卖了!明天星期天,不许
休息,开会学习讨论。”

乙:讨论什么?

甲:“讨论……猪头肉问题。”

乙:好嘛,这叫什么讨论题呀?

甲:大伙听他这么一说,全翻儿啦:“这武霸王太霸道了,甭等明天,咱们
到会议室,现在就说道说道!”

乙:跟他辩辩道理。

甲:这武霸王根本不把群众放在眼里,往会议室一坐:“搞什么搞?我就是
不吃猪耳朵嘛,不吃口条,不吃猪脑子嘛。你们提意见嘛,我不怕嘛。我也
不扣棍子,也不打帽子,也不给鞋子,也不穿裤子。”

乙:什么都不穿?不象话。

甲:群众实在听不下去了,一个人腾地站起来:“武书记,你张口支部书记,
闭口政治学习,这一套我们听够了。我们要的不是空话。”

乙:群众要的是实现四个现代化。

甲:“谁说我们不要党的领导了?我们反对你那作风,你看对过单位那个书
记,大伙称他什么?”

乙:群众的贴心人。

甲:“可你呢?你为四化干点什么?群众的福利——托儿所、食堂、洗澡、
理发,你关心什么啦?什么意见你也听不进去。群众要求办个存车处,你说
什么?机构不要搞庞大,要调一个处级干部干吗?”

乙:存车处处长啊!

甲:“有一个科研项目进行试验失败过两次,他就强迫下马。李技术员提出
不同的看法,你非说人家反对党的领导不可。李技术员夜里偷着上实验室搞
试验,搞成喽,好几个大瓶子找不着啦!”

乙:哪能去了?

甲:“在他们家泡着腊八醋哪!”

乙:倒不怕药着。

甲:“生活上,他不吃猪耳朵,想吃排骨,可以嘛!可他这种作风指挥我们
生产,国家受害,人民受害!”

乙:向上级党委反映,撤了他!

甲:他一听这话,一下儿就急啦:“搞什么搞?先民主,后集中。你们民主
完了,我还没有集中。”

乙:还集中哪,再当霸王就快别姬了。

甲:“别什么姬?我别不了姬。”

乙:为什么?

甲:“我家那个姬喜欢我。”

乙:没听说过。

甲:正在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乙:谁来的?

甲:他爱人。

乙:嘿,瞧这巧劲儿。

甲:手把听筒,瞧他那劲儿:“你们听到没有?我那个姬来电话了。”

乙:什么?

甲:“不是……不是姬……是电话机。”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喂,什么事呀?”

乙:什么事?

甲:(学武的爱人)“老武哇,都什么时候啦,中午吃什么饭你还不做指示
呀!”

乙:吃饭也得请示。

甲:(学武)“关于咱们家中午吃什么饭,我决定:烙饼黄鱼。听清楚没
有?”

乙:(学武爱人)“黄鱼没有,胖头行不行?”

甲:“不行!搞什么搞?胖头刺太多了。”

乙:“猪头肉行吗?”

甲:“不要猪头肉。”

乙:“怎么啦?”

甲:“我差点儿和猪头肉打起来。”

乙:可不是吗,正打猪头肉架哪!

甲:撂下话筒再看,屋里人全没啦。

乙:哪去了?

甲:让他给气跑啦。人是跑了,送来不少意见书:“这样的领导我们不
要。”那边写着:“我们要正确执行党的民主集中制。”

乙:得好好改啦!

甲:武霸王气得脸也绿了,嘴唇也青了,一个人在屋里来回转磨,话可还挑
硬的说:“我要给他点厉害瞧瞧!”

乙:还逞能呢!

甲:他老不回家,他爱人找来了。一看,这么多意见书:“老武哇,你怎么
搞的?群众这意见都对呀。你那作风是够可以的,好好总结总结吧!走吧,
别转了,先回家吃饭。”

乙:快回去吧!

甲:回到家里他还有气哪:“搞什么搞?黄鱼买到没有?”

乙:还惦记吃哪?!

甲:“这天儿上哪买黄鱼去?这不菜市场有现成的皮儿和馅儿,咱们包饺子
吧,你再喝上二两。”

乙:这位女同志够通情达理的。

甲:“吃饺子?你为什么改掉我的指示?为什么不打电话请示?你这是目无
……户主!”

乙:在家也这么霸道。

甲:把他爱人气得直哆嗦:“老武,你也太霸道了,一点民主作风都没有,
比楚霸王还霸王,大家要撤你呀,活该!我早就料到这一天了,今儿晚上咱
们家也开全体会,把你户主也撤了!”

乙:得,爱人都急了!

甲:“什么?撤我户主?没那么简单。别看我在单位受了点气,在家里,我
还是要说了算!”

乙:呵,还那么硬哪!

甲:他爱人真急了:“行,你说了算,你一个人说吧!我走!我不跟你过了,
我带孩子们走。你不改,我不回来。早晚有一天这户主也是别人的。”

乙:得,这回真别姬了。

甲:他一听,什么?户主是别人的,这是要和他离了,赶紧就喊:“别走,
回来!”

乙:回心转意了。

甲:“关于户主是谁,你要听我的意见。我的想法嘛……”

乙:什么呀?

甲:“先民主,后集中。”

乙:还集中哪!

--
※ 来源: 中国科大BBS站 [bbs.ustc.edu.cn]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1/01/20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夜撩了酒,酒撩了你 你撩了我,穷困潦倒了我们。